108年10月30日:這天,我們陪阿黃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,謝謝阿黃愛我們那麼久。

阿黃從確認嚴重心絲蟲到離開只有短短2週,確診後我自己也大概明白以她那高齡的身體狀況,要撐過這次的治療並不簡單,只希望她能少些苦痛的安詳離開,雖然阿黃最終真的在睡夢中辭世,但仍有太多的不捨跟淚水。

阿黃是我大約10多年前在醫院宿舍遇到的流浪狗,當時遇見了她覺得她跟我很有緣,餵了幾次後她就是一在宿舍樓下守著我,沒多久我發現她懷孕了,肚子一天天大起來,或許主人就是因為她懷孕才丟棄她,陪著阿黃把孩子生下及送養後,就安排她去結紮也植了晶片,正式成為家人。

雖然不知道我收養阿黃時她確切的年齡,但從與她相遇到她離開這段日子至也有13年左右,從我單身一路到我結婚生子,從我的家人成為孩子們的家人,深厚的感情很難用言語形容,很謝謝阿黃總是乖巧懂事,盡責的幫我們顧守這個家。

阿黃的身體一直都很強壯,我們也忽略了讓她預防心絲蟲,她成為我們的家人後很少生病,總是充滿活力也很愛吃,整日活蹦亂跳,直到2週前的10月中左右,阿黃開始活動力變差,也會喘跟咳嗽,加上也食慾不好,病徵很明顯,帶到醫院才發現已經是很嚴重的心絲蟲。

我養狗的經驗值也是非常高,對心絲蟲不陌生,心絲蟲的治療本來就是複雜又難痊癒,加上蟲體已經在心臟及其他內臟破壞,對狗狗的傷害很大!阿黃已經很年長了,身體經不起積極的打針除蟲或是手術治療,我們只能選擇最溫和的吃藥除蟲,吃藥治療花的時間要很長而且也不見得有用,但卻也是我們唯一能為阿黃做的。

就這樣我們開始進入心絲蟲的服藥,阿黃的狀況沒有好轉,精神一樣很差!更是開始不吃東西,為了讓她有些體力我們開始給她吃營養膏,她嘔吐及拉肚子的狀況也慢慢開始出來,看她症狀越來越多,心裡很痛但想盡力醫治她。

我前三隻狗都是安樂死離開的,雖然說是不想讓狗狗太痛苦,但其實做下這個結束他們生命的決定真的太痛苦也太有陰影,很多時候總是會懷疑自己的決定對嗎?或許他們根本不想結束生命?所以我一直希望阿黃能加油,但若有天撐不住了能幸福的在睡夢中離開。

108年10月30日早上5點多,我開了門想去看看阿黃的狀況,發現她並沒有跟以往一樣抬起頭看著我,我心一驚仔細的看她腹部的呼吸狀況卻停止了,走近一看原來阿黃離開了,閉著雙眼永遠的離開我們,我摸了摸她的頭與她告別後,叫醒了還在睡的邱先生跟兒子們。

我們一起大哭的與阿黃告別,謝謝阿黃給我們的愛!大兒子邱言言哭的很慘,小兒子邱吉吉還狀況外,全家人一起替阿黃找好箱子裝入她,要好好的走送她。

花蓮的寵物火化並沒有很多選擇,我前面的3隻狗都是送到台北北新莊安置,但真的離自己太遠了。鄉下這邊的人大多都是用埋葬的方式處理狗的遺體,阿黃又真的太大,要埋也不方便,最後選擇了花蓮縣政府委託流浪犬中途之家動物遺體焚化,我們全家一路陪著阿黃到那邊,也謝謝我爸媽特別來一起送阿黃。

花蓮縣政府寵物火化流程還算簡單,填好申請表後就是要確認晶片,這邊只收有晶片的寵物遺體,確認阿黃的身份後就跟人一樣要辦除戶,代表她離開了。收費很便宜,像阿黃這樣20公斤以上的狗只收500元,但就是集體火化,很多人無法接受,但我們實在也不知道要怎麼安置阿黃的骨灰,就選擇讓她跟狗朋友們一起到天堂了。

大人都難以承受的傷痛,孩子們更是難以忍受!尤其是跟阿黃最要好的大兒子邱言言哭到崩潰,想到就哭,每天都唸著很想阿黃,剛開始的夜晚他幾乎是天天以淚洗面的睡著,我也很難安慰他,希望他好好的哭好好的走過這段難受的歲月。

對孩子來說是一個生命教育課程,讓他們瞭解死亡也學著接受及面對,每一個人每一隻寵物都會死去,珍惜每一刻能相處的時光,最後好好的告別最重要!我跟兒子們說阿黃成為天使在天上看著我們,所以為了不讓阿黃擔心,我們要成為更棒的人!

最後要謝謝阿黃很多,很開心今生能與阿黃成為一家人,一起共渡了這10多年的美好日子!雖然總有些遺憾及自責沒能多疼愛阿黃,不過我想阿黃一定在天堂笑著看我們,謝謝我們那麼愛她。